一家创业公司记录艰难维权经历 希望改变原创者的创作环境 _中国外汇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QJ64X'></kbd><address id='bNJOx'><style id='uvn2z'></style></address><button id='mqkNq'></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一家创业公司记录艰难维权经历 希望改变原创者的创作环境

          点击:15212
            

            一家创业公司记录艰难维权经历,希望改变原创者的创作环境

            别人说被盗版正常,我却选择“正面刚”

          产品正版与盗版对比。右为盗版

            产品正版与盗版对比。左为盗版。孩子气公司供图

            “盗版对我们来说,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灭顶之灾。”孩子气likeakid公司(以下简称“孩子气”)创始人方华无奈地说。

            儿童文创产品公司孩子气团队研发了一款产品《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于2018年6月在市场上推出后反响良好,成了“网红”。然而,从今年6月起,他们在阿里巴巴、淘宝、天猫、微商上,发现了价格便宜一半多、质量极差的盗版产品,抖音上也有人在宣传盗版产品,并引导在淘宝上下单。经过调查发现,有盗版商自称正在以每天5000套速度生产销售盗版产品。

            很多原创设计的人都会遇到盗版、抄袭问题。方华没有选择忍气吞声,而是选择“正面刚”。孩子气团队寻求律师帮助,迄今为止花费1.5万元。他们记录下了一家创业公司的艰难维权经历,希望能给原创者带来更好的创作环境。

            处理此案件的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律师位艳玲称,截至目前,已经对3家1688平台(即阿里巴巴)、两家淘宝平台共5家侵权数额较大、性质较为恶劣的店铺,通过公证购买、公证收货的方式进行了固证,拟通过诉讼方式维权;对3家生产工厂进行实地调查核实、走访拍照,并向当地工商部门递交了书面投诉。

            8月15日,浙江省义乌市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执法人员于谦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已经受理了此案的投诉,正在调查过程中,将于近期公示处理结果。”

            研发半年的原创产品在网上发现盗版

            2017年,方华和丈夫刘思羽先后辞职创办了孩子气工作室,主打高品质和有趣的儿童产品。

            研发《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的灵感,来源于风行一时的“和情侣要做的100件事”。孩子气工作室有感于社会上对于“丧偶式育儿”的讨论,想通过此产品引导爸爸和孩子相处,增添亲子相处的仪式感。为此,他们建立了50个人的调研团队,经过反复讨论和修改,大到100件事情中每一件事情的可行性,小到实现每一件事情后撕掉纸张的流畅感,总共花费了半年多时间,最终推出了卷轴样式的产品。

            去年6月13日,《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在“凯叔讲故事”平台上正式推出,一周内在网上销售过千套,有不少渠道商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

            正当孩子气沉浸在“研发—销售—用户反馈—迭代”的流程中,却有渠道商告诉方华:“有人在淘宝上销售你们的产品,抖音上也火得很。但价格只要40多块钱,远低于你们规定的最低价,我们没办法卖啊。”

            感到惊异的孩子气团队在网上一搜,发现在天猫、淘宝、抖音、小红书等电商平台上都有人在销售盗版产品,价格多在10~50元,有淘宝卖家的销售量在5000套左右,这还不包括无法测算的朋友圈微商销售额。

            他们在各个电商平台购买了被抄袭的产品后发现,这些产品使用的材料、工艺与正版差别非常大,抄袭产品质量极为低下。比如,使用的材料劣质,打开后散发着怪味儿;因为纸张不合适和包装方式错误,卷轴卷曲严重,无法平展地挂在墙上;完成任务后的撕掉区域刀口设计不合理,一撕就烂。

            这意味着,消费者虽然花钱少,但买到了一个无法使用的废品。

            这一点让方华格外诧异。她觉得,自己都把“正确答案”给盗版者抄袭了,使用的材料、设计都是公开的,但盗版的产品依然是不合格产品。很快,她就想通了为什么,“一个愿意花心思的人,怎么可能去做盗版?不要高估了盗版者”。

            方华理解愿意买价格更低的产品的消费者,可她认为这些消费者同样也是受害者。“消费者的确有意愿买更便宜的产品,但前提是,他们买到的是质量靠谱的东西,而不是花钱买一堆废品回家。”

            盗版工厂自称每天生产5000件,某盗版商曾购买正品

            孩子气团队选择寻求法律帮助,他们联系了擅长处理此类问题的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律师位艳玲称,在盗版问题上,有三方需要承担法律后果:委托制作盗版的企业或个人、进行盗版生产制作的工厂、销售盗版的店铺和个人。

            具体步骤为:第一步锁定销售盗版的店铺并购买产品,同时锁定盗版的生产方和销售方;第二步找到工厂地址,进行上门调查取证;第三步固定证据;第四步向当地的工商部门投诉和检举造假工厂,以工商执法的方式勒令停工并进行相应的行政处罚;第五步,用证据向侵权方进行控告。

            位艳玲开始了调查工作。

            找到盗版商十分简单,因为某一家盗版商直接把公司名称写在了产品的外包装上,但使用的还是正版产品的条形码。他们通过天眼查发现,这家公司为蜜芽(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潘江桃。值得注意的是,孩子气团队搜索购买正品的早期发货记录发现,潘江桃还曾下单购买过正品。

            调查中最困难的是“找到生产制作盗版的工厂”,这个环节最容易扑空。为了找到他们,刘思羽购买每个盗版产品时都要求使用顺丰快递,这样即可知道盗版的发货地址,再由律师派调查员去现场实地调查。

            经过统计发现,发货地址比较集中在义乌市,调查员立即赶往当地调查。根据线下调查发现,在义乌市捷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现了大量侵权产品;在义乌市桐创电子商务商行发现了少量侵权产品,其他的店面店员表示有现货2000余个,价格为18元;在义乌市微济贸易有限公司销售人员处得知该公司存在销售侵权产品行为,销售价格为20元一个,可大量供货。

            顺利的是,调查员直接找到了一家盗版生产工厂。盗版工厂的人说,他们正在以每天5000套的速度生产盗版产品。并且通过电商平台、微商等线上销售,线下通过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发往二三四线城市。

            其实,刘思羽最初曾想到自己去义乌等工厂可能所在地探访,但被身边的朋友劝说:“你的口音一听就不是本地人,大概率会一无所获,小概率还会有危险。”后来他们选择和北京律所有合作的当地律所去探访。

            得知工厂地址后,律师联系了浙江省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大队进行投诉。

            另一方面,孩子气团队也尝试和售假方沟通。方华曾在淘宝上和售假店家“睿轩电子商务商行”沟通,店家称自己的品牌是“捣蛋童年”,当方华指出他销售的是假货时,店家回复“呵,我们自己的品牌无关真假货”。

            为了保护自己的产品不被侵害,孩子气团队曾以美术作品为《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申请版权著作权保护,并于去年9月19日获得证书。发现被盗版后,孩子气团队也在阿里巴巴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上传了知识产权注册号,显示审核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将在旗下所有平台进行保护。

            然而,孩子气团队发现,一位名为“沈冰”的人以《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产品在重庆市版权局申请了专利,并授权淘宝店铺“晨轩优品”销售。沈冰还于7月2日在阿里巴巴平台上投诉孩子气团队销售假货,因为版权获取时间更晚而投诉不成功。

            此外,大概有上百家相关售假店铺得到了阿里巴巴的通知。8月12日至15日,有一些店铺主动下架了相关产品,方华接到过四五个店铺的道歉电话,表示“之前并不知道这是盗版产品,会下架产品”,也有一些店铺置之不理仍然在销售。

            多家电商平台仍在销售 盗版价格低但内容相似

            对于没有见过正版和并不熟悉制作工艺的普通消费者来说,盗版《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产品的一大特征是便宜,最便宜的只需要正版十分之一的价格。方华介绍,除了价格,盗版产品和正品的商标、制作工艺等也有显著差异,但普通消费者一般难以辨别。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分别在阿里巴巴、淘宝、天猫、京东、小红书、抖音等主流电商平台上搜索该产品发现,仍然有多个电商平台在销售盗版产品。

            记者在阿里巴巴上搜索该产品发现多个卖家。以“义乌市正德彩印有限公司”为例,两件批发价为19.81元,500件以上批发价为12.38元,成交额为1.1万元。客服回应称“没牌子”。

            记者在淘宝上搜索该产品发现多个店铺在销售。以店铺“100件小事”为例,价格为45.8元,已经销售5500件(包括多个版本),使用了正版的介绍信息图片,客服回复称“是正版,品牌是正德”。“书博玩具书店”店铺的售价为99元,在信息介绍中详细区分了正版和盗版的差别。

            记者在天猫上搜索该产品,有少量店铺在销售。以“迪毯办公用品专营店”为例,其中样式类似的绿色亲子版价格为29.8元,销售额为10件,客服回复称“是正品”,但没有告知相应品牌。

            记者在京东上搜索该产品,发现多家店铺在销售。以“佳乾礼品专营店”为例,价格为68元,在产品介绍中直接写上了“孩子气”的商标,但在用户收货后晒的图中,发现产品上有错别字,制作工艺和正品也不同。

            记者在小红书和抖音上搜索该产品,发现有多个账号在推荐此产品,其中有正版也有盗版。此外,有抖音账户直接引流到淘宝销售盗版的店铺。

            盗版者将会受到什么处罚?位艳玲根据经验判断,对于工商投诉方式维权,根据法律规定工商部门应在收到投诉材料后90日内做出书面决定;对于诉讼方式维权,一般要在6个月以上甚至更长。关于判赔金额,法院一般会综合考虑作品的知名度、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持续时间、主观恶意、侵权销售量等予以认定。至于赔偿额,“法院会在实际销售额的基础上考虑被告的实际收益,再根据实际收益进行赔偿”。

            “我是震惊的,赔付是根据可追溯的销售额决定的。”方华称,销售额本身就很难取证,而且朋友圈微商、线下门店的销售额更难取证。她甚至担心,假设这样的维权经历被一些人知道后,会加入盗版销售的行列中去。

            但方华从没后悔过维权,他们希望改变原创者的创作环境,“虽然获得的赔偿并不能冲抵或弥补损失,但若是不抗争不进步,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璐 实习生 金文汉 来源:中国青年报

          顶一下
          (23909)
          踩一下
          (62772)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